中国政府网 |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健康委员会 | 湖南省人民政府网

刘大飞荣获全国卫生计生系统“白求恩奖章”

湖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  时间:2017-08-23

8月17日,全国卫生计生系统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会上,益阳市大福皮肤病防治所副所长、主管护师刘大飞被授予全国卫生计生系统“白求恩奖章”,全国仅19人获此殊荣!

湖南安化县的雪峰山深处,45岁的护士长刘大飞驻守在这里,从缺医少药的年代至今,她默默照顾麻风村里所有病人的饮食起居,这一坚守,就是27年。她既为病友抵抗病魔,更为他们守护心灵,帮他们重拾信心,一月月一年年,人生最美好时光,刘大飞都倾注在了麻风村病人身上,用一举一动诠释着南丁格尔誓言。

麻风村长大的“麻二代”

刘大飞的父亲也是一位麻风病医生。早在1983年,当时麻风病还处于规定隔离治疗阶段,看到父亲经常上到海拔1174米的天罩坪山顶的麻风病防治站,刘大飞总是跟着去,人手不够时,还会帮忙递药打下手。虽然身边的小伙伴都被教导要离那些“麻子”远一点,但父亲却从未阻止过她上山。受父亲的影响,刘大飞对麻风病人少了些畏惧,多了些亲近。

1990年,19岁的刘大飞从卫校毕业。看着身边的同学都去了大城市,她却选择回到从小长大的麻风村当一名麻风病护士。很多人不理解她的决定,但刘大飞反而为了了却父亲的心愿而高兴。19岁就继承了父业,大家都笑称刘大飞是“麻二代”,她不以为意,反倒觉得很亲切,父亲的言传身教成为了她坚守的力量。

对每位病人都有一份牵挂

消毒、上药、包扎,每次对每一位麻风病人,刘大飞都有一份牵挂。给麻风病人溃疡伤口换药是她每天工作的重头戏。

初到益阳市大福皮肤病防治所(麻风村)时,只有刘大飞一个人换药,从搀着病人到换药房、拆纱布、清洗溃疡、都要忙上好一阵。

60岁的方云初,从建村开始就住进了麻风村,一晃已经45年了。2005年,因麻风溃疡诱发皮肤癌变,方云初双脚溃烂严重,恶臭无比,医院都拒绝为他做手术。很多人都以为他熬不过这一关,但刘大飞并没有放弃。她围着他忙前忙后,帮他护理伤口,清洗衣服,熬粥煲汤,调养身体,又为他联系了国家麻风康复医疗手术队的专家,为他做了截肢手术,安装了假肢。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方云初依然健康地活着,时不时地为麻风村的病友们说一段书,讲一个笑话,是麻风村里名副其实的“开心果”。他说:“我一辈子没结婚,无儿无女,但大飞就是我的女儿,比亲生女儿还好的女儿!”

刘大飞所在的麻风村,病人平均年龄62岁。如何让他们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是刘大飞一直挂心的事。刘大飞随身有个小本子,记录着病人们的生日、喜好、衣服尺寸、鞋码等。平时,病人有什么需求,她总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外出时为他们捎回可口的点心、实用的物品,对刘大飞而言,都再平常不过了。每年大年三十,为让这群老人同样感受到家的温暖、年的欢乐,刘大飞总会陪着病友们吃上一顿团圆饭,如今,这在益阳市大福皮肤病防治所(麻风村)已经成为惯例。

帮病人再度盛开生命之花

女病人胡令君患麻风病十余年,面部毁损,丑陋不堪,丈夫无情地抛弃了她,周围的人都视她为“怪物”。2014年,胡令君被送进麻风村时不吃不喝,不跟任何人说话。刘大飞格外关心她,时不时给她送些水果和衣服。2015年初,胡令君病情恶化被送往医院抢救,她多次说“不如让我死了算了”。刘大飞始终陪着她,宽慰她:“你千万不能说这话,活着才有希望!”经过长达一年的心理疏导,刘大飞终于敲开了胡令君紧闭的心门。现在的胡令君开朗爱笑,不时主动护理其他病友,还自告奋勇当起了其他病人的“心理导师”。如今,她每天会和病友、当地村民一起跳广场舞,还爱将头发用一朵花状的发箍盘起。这是刘大飞送给她的,这朵开在胡令君头上的花,是一朵强盛的生命之花。

贵州籍病人郭登洲年轻时流浪至大福麻风村,一待就是30多年,2012年开始,老人思乡之情渐浓,特别想回老家看看。为了了却老人的心愿,刘大飞经多方联系,终于在湖南公共频道“帮女郎”栏目的帮助下,于2013年3月,辗转千里,带着老人踏上了回乡之路。回到家乡,可郭登洲的亲人对他避而不见。刘大飞与郭老亲人进行了20多次、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沟通,亲友们才肯畏畏缩缩和他接触。这一次回乡,了结了老人的夙愿,却也伤透了老人的心。离开家乡时,郭老对亲友说:“我走了,再也不回来了。你们放心,有政府关心我,有刘护士他们照顾我,我死后就葬在湖南安化!”6个月后,郭老在麻风村安详离世。临终前,他将全部积蓄两万块存款捐给了麻风村才安然的闭上了眼睛。刘大飞握住老人的手,失声痛哭。刘大飞知道,这笔钱,数额虽然不大,却是老人对刘大飞及工作人员们真情付出的最高肯定,更是对麻风防治工作者无声的鞭策!

坚守,让丈夫也选择了回乡

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想过要离开吗?面对亲朋好友的疑惑,刘大飞只是笑着说:“已经离不开了。

2010年,刘大飞的丈夫得到晋升机会,调到190多里外的县城任教。为了让她们夫妻团聚,一年后,组织上考虑把刘大飞调往县疾控中心。刘大飞并不想离开麻风村,但抵不住家人软磨硬泡,于是答应过去尝试一段时间。县城工作的日子轻松惬意,可她眼前总是浮现出麻风病友熟悉的面容,耳边常常回荡着麻风病友信赖的呼唤,离开麻风村的刘大飞怅然若失......7个月后,刘大飞重新回到了麻风村。从县城回来,刘大飞受到了麻风村全体病人的热烈欢迎,但丈夫雷鸣却对她生了气。对于妻子的工作,他给予了很多支持和理解,但对于她要求从县城调回来却不能接受。刘大飞对丈夫说:“ 你是一名教师,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你离不开学生,同样我离不开病人。”经过反复沟通,丈夫还是抛下埋怨,支持了她的决定。2013年,雷鸣也选择了回来,回到镇上的职业中专,回到刘大飞的身边陪着她坚守。

科学的传播者,偏见的消除者

护理麻风病人,只是工作的一部分;主动发现麻风病人,更是每一个麻风防治工作者的职责。这项工作看似轻松,但对于刘大飞来说,却觉得困难程度远超过对麻风病人的护理。有一次,他们下乡开展线索调查工作,需要对周边人群进行体检。可村民们认为刘大飞他们败坏了当地名声,不但辱骂医护人员,还砸坏了他们的工作车。炎炎夏日,被当地村民围困,没有茶水解渴,也找不到地方休息,直到当地公安赶到,才得以脱身。

很多麻风病人即使治愈了也不想离开麻风村,不仅因为在这能得到更好的医疗护理,更多的是因为这里没有歧视。 为了消除村民对麻风病人的歧视,刘大飞经常带着同事们到附近的老百姓家里挨家挨户进行麻风病的科普宣传,并且到益阳市各个乡镇举行麻风病防治的科普讲座,告诉大家,麻风病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治愈后的病人不再具有传染性。为了让大家相信,她还牵着麻风病人的手在马路上散步,同他们同桌吃饭。她说:“我就是想告诉大家,麻风病并不可怕,他们很不容易,除了要忍受身体的溃烂,更要忍受外界的歧视。”

自强自立,助麻风病人回归社会“要想消除社会的歧视,我们要树立自立自强的形象,要让公众知道麻风病人并不可怕,麻风村同样也是一个宜居的地方。”这是刘大飞对麻风病人们常说的一句话。为此,刘大飞多方筹措资金,对大福麻风村进行改造,加装空调,添置不锈钢床、棉被和其他生活用品。她不仅要让病人们在麻风村生活得温暖舒适,更要改变人们心目中麻风村里阴暗恐怖的印象。现在麻风村里的病人们都感叹,就是家里也没有这样的设备,戏称住进了“疗养院”。

在大家的努力下,村里的老百姓开始尝试和麻风村里的病人们接触,还主动邀请他们去家里喝茶。这就样,横亘在人们心中的藩篱悄然瓦解,大福麻风村和麻风村里的病人们逐渐被当地居民所接纳。尤其让人高兴的事,当年在麻风村生活长大的小姑娘已经入读了当地中学,还有五位麻风病治愈者与当地村民组建了家庭,过上了红红火火的小日子。每到夜晚,益阳市大福皮肤病防治所(麻风村)的病人们和当地村民一起跳广场舞的情景,更是成了当地一道独特的风景。

为了加强麻风村和外界的沟通,刘大飞还四处奔走,到处联系公益机构来麻风村搞活动。现在,大学生志愿者们每年都会到麻风村看望病人们,陪他们一起做游戏、和他们讲外面世界的精彩、带来他们没有吃过的零食……

看到这些,刘大飞发自内心的为这些变化而高兴。因为,她知道,偏见正在消除,麻风病人们的状况正在改善。而刘大飞自己,也会陪着这些麻风病人们一起慢慢变老。

刘大飞先后获得 “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个人”、“优秀工会干部”、“湖南省首届圣辉麻风病防治奖”、“湖南省护理学会优秀护士奖”和“最美湘女”等荣誉。2016年5月被评为“湖南好人”,2016年12月被评为“中国好人”。